江苏通润机电集团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随笔

初 夏
发布日期 [ 2017年09月27日 ]   来源 [ 本站 ]   查看 [ 2/463 ]   [ 打印文章 ]   字体 [A A A]



  慵懒地躺在草地,远处是静卧的青山,它犹如一位世间变迁的见证者,默默地看着这季节更替,风云变幻。头顶那尚未被风带远的风筝,如高飞翱翔的鹰鸟,正恋恋不舍地送走春天;身旁遮住些许阳光的大树,簌簌随风摇曳,似乎在表达着对夏的渴盼。终于,枕在耳边的小野花,它以含苞待放的努力姿态,轻轻地、坚定地、愉悦地告诉我们:夏天来了。
  打个哈欠,伸个懒腰,枕着初夏的轻风暖阳,渐渐地走进了梦乡。
  白鹭,沙洲,青天。
  水稻刚播种的季节,水田里会来一群白色的精灵,它们上下翩飞,穿梭起舞,或觅食,或嬉戏。清晨高飞起舞,入夜静宿水边,配上初夏清澈的天空,美得让人驻足感慨。写到此处,杜子美的千古名句不由顷口而出: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,殊不知是天空映衬了它们,还是它们点缀了天空。
  对于白鹭,以上都只是它们生活的一部分;对于常人,也算是一道不多见的风景;而对于文人墨客,那是箬岘小池边双栖鸟,是扬子江里联翩雪,是东亭沙洲边的雪点青山云,它们在诗里、在画里,它们头顶双辫、身披白蓑,是天色里的精灵,是梦里的神灵。白鹭赋予了水和天新的含义。
  轻舟,竹桥,芦苇。
  小船悠悠穿过桥洞,船桨带起圈圈涟漪,缓缓向两边荡漾。岸边有洗衣劳作的农妇,芦苇荡里有的野鸭,对岸是飘起炊烟的粉墙黛瓦。车水马龙,霓虹闪烁,城市自有城市的繁华;悠悠小船,芦苇青青,乡野自由乡野的妙趣。江南的乡野也是自成一派的典雅别致,想必正是如此才能引来古今无数的文人墨客,愿意为这江南水乡而沉醉吧。
  眼前光影晃动,唤醒了我的一觉美梦。哦,原来我在梦里已游览了不知几番美景……不!这不是梦,这就是我的家乡,这些景色就在我们的身边。虞城初夏的水边,不就是此番景色吗?人们都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在我看来,那是因为他们走得太快,未曾欣赏到它们罢了。
  初夏,轻风,暖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