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通润机电集团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随笔

紫柏山游记
发布日期 [ 2018年01月23日 ]   来源 [ 本站 ]   查看 [ 1/91 ]   [ 打印文章 ]   字体 [A A A]


  七月流火,八月未央,九月授衣。不同以往,今年的天凉得特别快,农历八月的长安,阴雨未歇。接连数日的雨水,把威严的皇城染上了一层水墨。朱雀门下朱雀大街,满街的游客仿佛重现了当年八方朝圣的盛景。今朝何朝,邂逅此景?古淀的历史也悄悄然从城墙的青砖中泛溢而出。
  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。汉初子房助汉高祖平定天下,定都长安,然而长安,其实并非本次旅行的目的地,而是起始,吾将驱赴之处是留侯张良归隐之所,紫柏山。
  从西安出发,沿着西汉高速,穿行山脉之中,驱向秦岭深处。辗转汉中而后去留坝。大巴沿着褒河山谷而行,左岸褒河古栈道隐隐可见,右岸民户村落傍山而建,一路上山青水长。约莫颠簸了三个小时,终于到达留坝县城。此时将近黄昏,已无班车开往紫柏山。无奈之下,我们搭上了当地居民的顺风车。
  师傅开着老旧的小车,说话的声音混杂在马达的轰鸣声中,和我们讲述紫柏山的故事。这座山,交通虽不发达,经济虽稍落后,但很多人还是选择留下,不仅是承此山此水供养祖祖辈辈之情,而是这里远离城市喧嚣,生活怡然自乐。这条公路,是中国最美的山路,入秋山叶将红,漫山遍野,红于二月的杜鹃,艳于五月的芍药……师傅接起了电话,似是家中故人来访,待他归家酌酒叙旧情。而我们,也即将到达我们的目的地。
  夜幕降临,我们抵达今晚的宿地张良山庄。张良山庄位于川祖楼下,张良庙旁,是一个古派的四合院建筑。房屋雕梁画栋,院内古木参天,庄后山溪奔流而过,四周青山旖旎相抱。从此处远望山头,云烟雾饶,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。子房修身养性之所,紫柏仙山,百闻不如一见。人间仙境,大抵如此罢。我们便是在此借宿一晚,想必也够回味一生。
  次日,我们收拾行装前往紫柏山主峰。紫柏山主峰如今是紫柏山景区的一部分,有前山、后山两条路可达山顶。我们选择了较为险峻的后山索道路线。大巴沿着山路盘桓而行,沿途地势险峻,山上掉落的碎石随处可见,三百六十五度的大转弯更不算稀奇。我们这些平原长大的孩子,此生便未见过如此多的山,如今在云烟雾饶的紫柏山中,更像是陶渊明笔下那个一步步走进桃花源的武陵渔人。
  紫柏山主峰最高海拔2610米,索道而上,已是海拔1800多米,剩余800多米需游客拾级而上。愈往上愈冷,提前租借的防寒大衣此时发挥了它的作用。栈道台阶坡度较陡,拾级而上本身不易,老旧的木板又已近腐烂,维护的工人正在逐一更换新的木板,有一段栈道甚至都没有木板,出现轻微缺氧症状的我在一个栈亭里稍作休息。连日阴雨,群上笼罩在浓雾之中,能见度不过十米,比我快走几分钟的伙伴已不见踪影,沿着栈道踏进了浓雾的深处。落队的我走走停停,行至一个山头回望,视线的尽头是一位游客踏破浓雾而来。一阵风吹起,把雾气吹散出一道口子,他站在群山之巅,仿佛踏破了浑浊,站在了天地之间。起初,我们皆未认识到“秦巴千里栈道第一名山”的名号契合在何处,直至亲见此情此景,方才叹服。
  关于紫柏山,还有“黄山归来不看岳,九寨归来不看水,紫柏归来不看草”的说法,但因行程安排之故,我们未在山顶逗留太久,高山草甸,争奇斗艳的植物,我们终是无缘见得,成为此行的一大遗憾。离开时,我们特意在张良山庄吃了一顿山里特色的餐饭。我们点了几道山中的野味:野猪腊肉,油而不腻;野菜豆腐汤,鲜美异常;野生青冈木耳,肥厚爽口。如果紫柏山的风景带给我们的是前所未有的华丽的视觉盛宴,那么这里的食物带给我们的便是简单而纯粹的生活之道。现在,我们似乎也能真正理解送我们上山的司机所说怡然自乐是为何物。
  我们乘大巴原路返回汉中。马路,渐渐多了车马,渐渐有了喧嚣,而天地,渐渐地暖了起来,也有了光。从山上到山下,从山里到城市,似是从寒冬走到暖春,从黑夜到了白昼,我们终究从桃花源回到了现实,然而终究是不舍离开。